签下老罗背后是抖音追赶快手直播带货的阳谋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03-31 09:27

  罗永浩和抖音的“绯闻”终于官宣了,我觉得这就是进入2020年以来互联网行业最正能量的事。尤其是考虑到抖音和老罗这两个标签以及背后各自代表的体量,再考虑到直播带货这个短视频大框架下的独特定位,3月26日的官宣大概率仅仅是一个信号,推动这个信号形成的是影响整个行业格局的趋势。

  在官宣的那条微博里,罗永浩将自己形容为“硕果仅存的中国第一代网红”。这个描述也基本符合时间线。在有据可查的互联网痕迹中,老罗第一次声名鹊起发生在2003年左右,有网友偷摄了他在新东方讲课的视频,接着他的语录被整理出发在各大BBS传阅。

  所以说为啥《中国合伙人》要特意安排对剧情毫无推动、还把“怀孕(pregnant)”彪悍地直译为“扑来个男的”的胖子老师别看这种抖机灵现在看起来充满了“直男的恶臭气息”,那可是崇拜着叛逆的初代互联网人的青春回忆。

  一方面直播带货不仅仅是个简单的流量生意。从选择用户可能感兴趣的商品,到触发用户的购买,再到引导用户完成消费行为并转化为存量,每一步都对主播和提供直播的平台提出了很高的专业技能要求,涵盖了内容、电商、物流等等许多环节,是标准的“斜杠领域”。

  另外可能与老罗传统的认知有巨大差异的是,“直播带货”的效果并不仅仅是由主播单方面决定的。比如在推荐分发成为最主要信息触达方式的前提下,主播破圈扩大影响力的过程,本质上其实是一个在平台赋能的前提下不断精准定位粉丝群的过程。

  简单来说,老罗有他的积累和特长作为基本盘,但短视频时代的互联网环境下,这个基本盘只能够保证一个下限。要想突破上限,老罗必须要思考怎么什么样的平台最适合与自己的基本盘对接,完成一次符合新网络环境时代特征的魔改。

  技术方面,2018年底全面开放的购物车功能,并在2019年完全放开了直播权限与粉丝数量的绑定,抖音虽然目前平台内还没有特别头部的带货达人出现,但抖音为技术积累留出了足够时间,让产品完成了贴合直播需求的充分探索后。换句话说,带货达人们是能够在抖音平台上找到足够的武器库的。

  在技术沉淀的过程中,抖音实际上也在运营和服务方面进行了足够的战备。比如近期的“宅家云逛街”计划,除了扶持特定领域内容常见的流量补贴外,抖音拿出了两个针对性的扶持政策,一个是邀请入驻,即抖音开放小店入驻绿色通道,0粉丝账号也可开通小店平台;另一个是官方培训,即面向新入驻商户,3月9号至14号期间,抖音上线官方专属培训课程,内容涵盖购物车玩法、小店平台指引与优质案例分享等多个方面,全方位助力商家上手抖音直播。

  我们可以将这个过程理解为:抖音意识到短视频虽然和直播有共同之处,都以视频为内容载体,但归根结底从交互方式到内容诉求,都有着非常特定的差异,需要积累特定的技能树。

  老罗的积累和特长适合在短视频时代进行表达,但也需要相应的技能树和“装备”来将自己的积累对接到这个时代中,真正发挥出价值是成为内容还是成为内容模式,指向了两条完全不同的生命周期充分发挥特点、帮助自己针对性的成长,李佳琦在抖音完成出圈,老罗要直播带货,需要不断扩大新的粉丝群体,实现自己的破圈,没有比抖音更符合老罗预期的选择了。

  首先是直播带货几乎是泛短视频行业目前发展最快的领域,并且真金白银地带来了足够可观的收入。比如据艾媒咨询报告显示,直播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带货方式,渗透消费者的日常生活。报告显示,约有25%的直播带货用户每天会观看直播带货,约46%的用户则每周都会观看电商直播,超过60%的用户表示直播带货能够非常大或者比较大地引起消费。

  另一个原因在于“直播带货”的模板意义。简单来说,在智能手机、4G网络(未来的5G网络)、智能设备的加持下,短视频作为新兴内容载体其功能远远不应该局限于“观看”这个单一维度上,而是对接工作、学习、娱乐、消费等更度,而后者也才是整个短视频市场的真正潜力。

  从目前的行业发展程度来看,“直播带货”是最适合成为“短视频连接万物”的模板,为行业提供充足的想象空间。

  总之从2018年开始短视频全行业对于“直播带货”的集体发力,并不是一个巧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谁能够掌握“直播带货”的主动权,谁就在接下来的赛道竞争中取得主动权。

  不过这个趋势在今年出现了一个不确定因素,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被加速。疫情的突如其来陡然增加了网民的线上总时长,而短视频则分流了大部分的新增注意力。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用户环境,以及一个陡然增加的新用户增量,在拓宽赛道的同时,也让这一战的紧迫感提前到来:

  如果能抓住这个窗口期,不仅能够快速抹平起步晚的劣势,甚至能进一步拉开并巩固竞争优势,从此在直播带货的建立护城河。

  至于战况会如何发展,这就是一个更长的话题了。从疫情前对外透露的每月 20亿的直播收入、以及不断调整后最终确定的全年150亿广告营收这样的规模来看,从电商网红的数量和总体营收规模上,快手应该暂时处于领先地位,而抖音则处于一个追赶状态。

  但正如前面所讲,疫情突如其来冲击让行业环境增加了不确定性,也在“线上成为刚需”的社会大趋势下弱化了“过往积累”的影响,更聚焦于“技术与服务”的环节上,这些因素都让3月26日的这次官宣,或许将在未来的时间线上成为一个里程碑意义的标志性事件:

  平台能力从这一天开始,在短视频内容领域里被赋予了更高的权重,完成了从“平台需求个人能力”到“平台解放个人能力”的转变,直播带货替人们敲开了直播短视频时代下一阶段的大门。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本网站由娱乐|娱乐资讯|明星娱乐 - 163女人网版权所有